RSS订阅 | 高级搜索 | 收藏本站
默认搜索       热门:   京剧   豫剧   越剧   幸运飞艇开奖   幸运飞艇资料
  • 汉剧《碧明镜》剧情梗概及唱词

  • 作者:编辑俊杰 2018-04-09 18:58 字体:[ ]

又名“金钗记”、“双合家”。秀才周建乐善好施,家道逐渐中落。周建从街头收容庞氏张婆在家。周家先时与富户邱登高订有儿女婚约,适邱家庆寿,周建无法酬情,便向张婆借来一只金钗,变换礼物,送至邱家。邱登高要求退婚,女儿邱凤姣深明大义。家人邱刚定计,把送茶的丫环杀死,嫁祸周建,并以金钱买通县令,把周建问成死罪。

张婆赶到邱家责问,遭到一顿毒打,关进邱家磨坊。邱登高逼迫老仆人张楚善刺杀张婆。张楚善问起张婆姓氏,始知是自己失散的老伴。夫妻二人在邱凤姣帮助下,逃出邱家。周建之子周桂生也赶到邱家,与邱登高评理,邱持刀砍杀,误将家人邱刚杀死,又栽诬周桂生,问成死罪。父子二人被监禁在死囚牢内,只等行刑。

张楚善之子张定国久经沙场,因功封侯,回家省亲。张楚善夫妇听说有一侯爷到此,拦路喊冤。勘问之下,原来是父子。张定国重新审理此案,惩治了贪赃枉法的县令,开释周家父子,指责嫌贫爱富的邱登高,并指令邱、周二家合为一家,永结秦晋之好。

周建:三生。邱登高:二净。张婆:九夫。张楚善:一末。邱凤姣:四旦。周桂生:七小。邱刚:十杂。张定国:六外。
 
第一场

周建:(引)苦读寒窗,何日金榜名扬。(诗)富在勤中得,贵在书中寻。受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。

周桂生:耳听爹爹唤,急忙到堂前。

黄氏:凡事要美言,积与后辈人。

黄氏:官人你去拜寿么?啊!有了。想三月清明,收来那一位老妈妈,她头上有金钗一支,借过手来,或当或押,去买点礼物过府拜寿就是。
张婆:原郡贼兵放抢,中途失散鸳鸯。

周建:(西皮慢板)未开言不由人泪似雨降,尊一声贤姐姐细听端详。我的父周文举名登金榜,黄瑞彩岳父家也是书香。观姐姐亦非是贫穷模样,把你的来由情细说衷肠。

张婆:(西皮慢板)我的家原住在苏州境上,庞氏女与楚善匹配鸳鸯。都只为原郡地贼兵放抢,中途路失散了一对鸳鸯。(垛子)有一子张定国颇有志量,随定了杨大人吃粮边疆。此一去有数载无信来往,倒把我年迈人常挂心旁。避难此地你夫妇恩德深广,但不知我的儿何日回乡?

周建:(西皮慢板)尊姐姐休得要长挂心上,你的儿身荣贵一定回乡。辞姐姐和娘子邱府一往。

黄氏:姐和妹到后面去饮茶汤。
 
第二场
邱凤姣:(引)绣阁香闺,移步出庭闱。(诗)青丝发如同墨浇,在绣阁常把花挑。父在堂母亲亡早,论家财可算富豪。

邱登高:先人为官为宦,后辈乐享安然。

周建:人贫了低着头走,见亲朋两脸含羞。

周建:贫穷之人要提拔,落泊之人莫踩他。

邱登高:我不昧心无人骂,不求不借吾自夸。

周建:求借二字虽然有,我不为歹犯王法。

邱登高:平平稳稳吾亦乐,不贪富贵与荣华。

邱登高:(西皮慢板)尊亲翁坐席前宽怀饮酒,但愿得上京都早把名求。

周建:我二家结亲眷媒有证有,但愿得儿和女百年到头。

邱登高:叫邱刚看过了白银伺候,我看他小周建怎用计谋!

周建:抬头来见白银席前摆就,背转身我只得自猜情由。莫不是要退婚他说不出口,假意儿进前去细问从头。

周建:(西皮摇板)听他言不由人气冲牛斗,你本是奴仆辈怎敢出头!

邱刚:这桩事本来是我的老爷所做,埋怨我为仆人是何情由?

周建:(西皮摇板)这句话亏了你说得出口,全不怕骂名儿流传九州。

邱登高:(西皮摇板)我观你家贫穷日食难度,劝你这酒席前退婚书来修。

周建:(西皮摇板)怒冲冲在他家撩衣抖袖,我看他邱老狗怎样开交!

邱凤姣:(西皮摇板)邱凤姣出绣楼泪湿衣袖,耳听得前堂内吵闹不休。

邱凤姣:周公爹坐厅堂气冲牛斗,我的爹在一旁怒气不休。

周建:(西皮摇板)见小姐出屏风泪湿衣袖,叫一声贤姑娘细听从头。你的父勒逼我把退婚书写就,贤小姐你想一想情理可周?

邱凤姣:听公爹出此言说不出口,这都是我的父为事不周。我二家结亲眷媒有证有。我爹爹做此事错起念头。

周建:贤小姐你生来聪明广有,这桩事必须要自作良谋。

邱凤姣:请公爹宽坐下耐烦等候,尊一声老爹爹细听从头。逼公爹写退婚书你说得出口,全不怕骂名儿万古传流。

邱登高:(西皮摇板)为父的做此事与儿防后,苦苦地埋怨父是何情由?

邱凤姣:世间上贫不长来富不久,你的儿又何劳爹爹担忧。烈女传你的儿早已看透,虽难比儿要学贞节女流。切莫要生二计将儿出丑,把爹爹美名儿流传九州。请公爹在堂前宽怀饮酒,切莫把好亲眷付与水流。

周建:(西皮摇板)好一个贤小姐聪明倒有,我看那邱老狗怎样回头。

邱登高:(西皮摇板)这才是画虎不成反类其狗,转回来见亲翁满面含羞。适才间弟不是既往不咎。

周建:我和你前后事一笔来勾。

邱登高:事不成惹得我反把气怄。

邱刚:尊老爷休烦恼细听从头,今夜晚我这里将他下手。

邱登高:岂不是自害自反把命丢。

邱刚:老爷吩咐下来,命丫环三更时分,送茶与周官人解渴。小人手拿钢刀,将丫环杀死。那时节就说周官人调戏丫环,丫环不从,就将丫环杀死。岂不是好?

邱登高:邱刚,你将此事办好,老夫将卖身文约退还与你,府中的丫环任你挑选一个,老夫把几亩菲田与你自耕自种。
 
第三场
周建:(西皮慢板)听谯楼打罢了初更时分,有周建在邱府自叹不休。想当初结亲眷家财广有,夫妻们行善事付与水流。黄昏时在书斋对天祷祝,保佑我皇榜上早把名留。

丫环乙:上房奉了老爷严命,送茶书房与周官人。

周建:(西皮摇板)见血迹把我的三魂吓掉,不由人一阵阵汗如水浇。但不知是何人把丫环杀死了,连累我读书人怎样开消!

邱登高:(西皮摇板)胆大的小周建心如狼豹,无故的杀丫环把她命抛。哭一声小丫环把命丧了。

邱刚:人命案打报呈县衙开消。

邱登高:叫邱刚你与我人役唤到,将周建锁县衙切莫辞劳。

周建:(西皮摇板)这都是邱老狗用的圈套!平白地苦害我所为哪条!恨不得把贼子二目挖掉。

邱登高:少一时锁县衙你命难逃!

周建:(西皮摇板)狗奴才做的事心如狼豹。

邱刚:你那里杀了人反逞英豪。

周建:杀丫环明明是贼的计巧,满脸上生杀气凶恶难描。这丫环分明是狗才杀了,诚恐你到后来无有下梢。

邱刚:杀了人你还是这样浮躁,这桩事到县衙才得开消。

邱登高:听谯楼打五鼓天已明亮,将周建锁县衙切莫辞劳。

周建:你要杀拿刀来(扎半句)

邱刚:是鬼神解不开巧设笼牢。

邱登高:做得好做得妙刚刚凑巧。

邱刚:速速的备白银县衙去走一遭。

邱登高:你是我得力人把事办好。

邱刚:到县衙打报呈早去为高。
 
第四场

周桂生:(西皮摇板)有桂生在学中学习孔圣,老先生放了学转回家门。急忙忙归家去对娘禀告,请母亲和姨母细说根苗。

黄氏:昨夜晚得一梦吉凶难料。

张婆:小官人因什事这样嚎啕?

黄氏:他昨日到邱府容欢脸笑,被邱府锁县衙所为哪条?

张婆:莫不是他嫌你家道贫了,必定是害官人巧设笼牢。

黄氏:烦姐姐到他家问过分晓,

张婆:我受你大恩德无不效劳。

黄氏:桂生儿与为娘将门带好。
 
第五场

县官:(引)清官清到底,只要银子不要米。(诗)老爷的心是黑的,赚的银子是白的。头戴乌纱是团的,身穿官袍是蓝的。

邱刚:好清明的太爷。

邱刚:好和气的衙门。

手下:好雪白的银子。

县官:(西皮倒板)你本是读书人不往上进,为什么黑夜间提刀杀人?现有这明晃晃钢刀为证,(放腔)不招供管叫你性命难存。

周建:(西皮倒板)公堂上受五刑魂飞天外,有三魂和七魄不能归来。我调戏她不从是我杀害。既招供哪怕他斧劈刀裁。哭一声老天爷不把结解,平白地冤屈我黉门秀才。大学者只落得(扎半句),但愿得老天爷降福免灾。

黄氏:(西皮摇板)一声锣一声鼓心中好慌,

周桂生:但不知老爹爹今在哪厢?

黄氏:来至在公堂上用目观望。

周桂生:老爹爹你醒来细说端详。

周建:(西皮倒板)公堂上受五刑魂魄飘荡,抬头看见妻儿来到公堂。

黄氏:你昨日到邱府明明朗朗,因什事他将你拿至公堂?

周建:我昨日到邱府去把寿上,酒席前逼退婚另配鸾凰。我岂是糊涂人任贼狂妄,邱老狗二次里起心不良。三更时杀丫环将我冤枉,糊涂官贪赃银不问其详。受不过五刑拷(扎半句),丢下了你母子怎度时光?

黄氏:尊官人你且把心怀宽放,你的妻归家去出卖田庄。

周桂生:你的儿年纪幼无有志量,儿情愿在公堂替父身亡。

周建:我的儿说此话颇有志量,也知道在公堂替父身亡。
 
第六场
张婆:(西皮摇板)适才间在大街众人言讲,都言道邱老狗苦害善良。顾不得路不平忙往前闯,此一番到邱府大闹一场。

邱刚:什么人府门外这样喧嚷,我这里开开门细观端详。

张婆:见贼子不由人恶气往上,邱老狗你为什么苦害善良。

邱刚:骂一声老婆子这样狂妄,不认主不认仆乱把人伤。

张婆:你不是邱老狗不与你言讲,叫出了邱老狗会一会老娘。

邱刚:我和你难分辨把老爷请上。

邱登高:问邱刚因什事这样慌张?

邱刚:是何方一婆子在府门外喧嚷。

邱登高:老夫我出府去细观端详。

张婆:见老狗不由人怒气千丈,无故的害善良所为哪桩?

邱登高:是何方一婆子在此狂妄?

张婆:打的是抱不平为的这桩。

邱登高:既如此有何话进府来言讲。

张婆:不由人一阵阵怒满胸膛。老性命拼着了万贯家当。

邱登高:少时间管叫你一命身亡。叫邱刚你与我人役唤上。

邱刚:尊老爷你那里仔细参详。打死了老婆子外人谈讲,岂不是自害自老爷思量。

邱登高:依你的不打死把她怎样?

邱刚:将婆子打至在西厢磨坊。

张婆:(西皮摇板)年迈人怎受得无情棍棒,打得我血淋淋所为哪桩?你要打就将我一命打丧!留下了老性命贼要紧防。此一番到上司告上一状,管叫你邱老狗绑上杀场。

邱登高:将婆子打至在磨坊一往。

邱刚:尊老爷你那里细听端详。

张楚善:(西皮摇板)耳听得厅堂内人声喧嚷,问老爷呼唤我所为哪桩?

邱登高:是何方老婆子在此狂妄,我将她打至在西廊磨坊。赐你的刀一把磨坊一往,三更时杀婆子要你承当。

张楚善:我和她一无仇来二无怨,三更时杀婆子我不敢承当。

邱登高:进府来我待你恩高义广,些小事在此地说短道长。

张楚善:望老爷你那里(扎半句)

邱登高:你不去真可是无义之郎。

张楚善:我不去杀婆子他与我算账,杀不杀放不放由我承当。赐我的刀一把磨坊一往,三更时杀婆子报答你恩光。

邱登高:怕的是此一处言语虚谎。

张楚善:大丈夫岂做那失信儿郎!

邱登高:赐你的刀一把磨坊一往。

张楚善:邱老狗可算得人面兽肠。
 
第七场
张婆:(二黄倒板)为周家入了这天罗地网,(二流)无故的遭毒打好不惨伤。实指望与周家辩明冤枉,他将我打至在西廊磨坊。难道说年迈人就是这样,(放腔)我好比祭祀猪羊在等时光。

张楚善:(二黄摇板)想当年我先人何等模样,留下了后辈人这般的下场。顾不得路不平忙往前闯,钢刀下管叫你一命身亡。

张婆:见爷爷执钢刀,我的爷爷呀!积阴功保佑你后辈儿郎。

张楚善:我有心不杀你将你释放。说你的名和姓表你的家乡。

张婆:我的家原住在苏州境上,庞氏女配楚善结为鸾凰。有一子张定国颇有志量,随定了杨大人吃粮边疆。

张楚善:我的妈妈呀!

张婆:这老狗说此话全不思想,为什么在这里语言癫狂!

张楚善:都只为原郡地贼兵放抢,中途路失散了一对鸳鸯。

张婆:可记得传家宝你且言讲。

张楚善:碧明镜定国儿带往边疆。

张楚善:(二黄摇板)夫妻们相会了险中又险。

张婆:我二老会着面有子不前。

张楚善:到上房去哀告小姐金面。

张婆:但愿得贤小姐早发善言。

张楚善:眼望着绣楼上小姐呀,我二老只哭得泪如泉涌。

邱凤姣:(二黄摇板)邱凤姣在绣楼用目观看,见二老跪尘埃珠泪不干。

邱凤姣:(二黄摇板)邱凤姣走近前施礼相敬,切莫要忘却了所托之情。趁此时天未明赶快逃奔,怕的是惊动了狠毒爹爹。

张楚善:贤小姐说此话令人可敬。

张婆:丫环姐开侧门我二老逃奔。

邱凤姣:听说是那周家遭下不幸,绣楼上闷坏了二八钗裙。

黄氏:手带着小娇儿忙往前闯,

周桂生:此一番到他家大闹一场。

周桂生:骂一声狗贱人父女同心。恨不得把贱人(扎半句)。

黄氏:我的儿且息怒问个详情。

邱凤姣:哭声天叫声地奴好薄命,转面来叫安人儿的娘亲。为此事把儿的心血用尽,父面前儿只得忍气吞声。我本当在上房行个自尽,眼睁睁实难舍年迈爹尊。

周桂生:你的父平日间为人不正,亏了你好厚脸讲什么孝心!

黄氏:我的儿休得要这样的情性,怕的是这内中冤屈好人。

邱凤姣:从今后生和死要娘照应,只当女不当媳是娘的亲生。

黄氏:从今后大小事有娘照应,只当女不当媳当娘亲生。你二人叫破口也好出进,你二人称兄妹依礼而行。

邱凤姣:顾不得羞和丑一声叫定。

周桂生:羞得我读书人进退无门。

邱凤姣:倘若是太老爷将你来问,你就说你小姐入庵修行。

黄氏:贤小姐必须要主意拿稳。

周桂生:怕的是惊动了你的爹尊。

邱凤姣:远望着上房内(扎下句)。
 
第八场
邱登高:(二黄摇板)张老兄杀婆子无有音信,叫邱刚进前来细问分明。

邱登高:(二黄摇板)听说是我的儿入庵修行,叫邱刚到庵中前去找寻。

周桂生:昨日里贤小姐对我言论,丫环姐她一见必赠金银。

周桂生:望岳父你开恩救我的父亲。

邱登高:(二黄摇板)奴才做事太欺心,私拐我的女儿了不成。手执钢刀追你的命。

邱登高:只见邱刚倒埃尘。叫人来忙将奴才来锁定,去到县衙打报呈。

 
第九场
张楚善:(二黄原板)我的家住之在苏州境上。

张婆:庞氏女配楚善结为鸾凰。

张楚善:有一子张定国颇有志量。

张婆:随定了杨大人吃粮边疆。

张楚善:我先人留下了碧明宝镜。

张定国:(二黄摇板)查情由原来是二老双亲。急忙忙下位来屈膝跪定。你的儿张定国不孝之人。

张楚善:父子们今相会三生有幸。

张婆:今见面我的儿身受皇恩。

张定国:我先人留下了碧明宝镜,苦只苦高堂上二老双亲。
 
第十场
黄氏:(二黄摇板)一声鼓一声锣我心好慌,但不知我的夫绑在哪厢?将身儿闯法场用目观望,黄氏女桂生娘来看夫君。红旗下好一似我的官人。黉门秀才抵仆命好不伤心。哭罢了官人,我的我的儿哪!

邱凤姣:顾不得鞋弓小奔到此程,将身儿我且把法场走进。邱家女周家媳来看我的兄弟。红旗下绑的是(扎半句)。

黄氏:亏了你鞋弓足小奔到此程。

邱凤姣:(滚板)哭哭了一声周兄长。

黄氏:叫叫了一声小姣儿。

邱凤姣:他不该将管家杀死,

黄氏:连累你父子要问斩刑。

邱凤姣:你的亲生娘把兄长来看。

黄氏:这是你未婚配的媳来看我的姣生。

邱登高:从前做错事,如今后悔迟。

周建:(西皮数板)我先人曾做过皇堂四品,有学生名周建身入黉门。我与那邱登高结为秦晋,他嫌我家贫穷逼我退婚。三更时杀丫环将我冤定。

邱登高:三更时杀丫环件件是真。

张定国:你二人在公堂休要争论,这一件黑天事本爵早明。父母官在公堂怎样审问,把他的好和歹细说分明。

周建:县太爷得赃银五百两整,他那里公堂上不问详情。我受不住五刑拷才得招认,一桩桩一件件侯爷详情。

张定国:听他言不由人怒气冲顶,将赃官推去斩决不徇情。只顾你贪赃银哪顾百姓,才知道萧何律应在你身。将人头挂高杆晓谕百姓,小桂生因什事提刀杀人?

周桂生:小桂生在公堂一言告禀,我岳父执钢刀刺杀小人。钢刀下杀错了邱刚丧命,倒叫我糊涂涂侯爷详情。

张定国:小桂生读书人年轻骨嫩,小孩童焉能够执刀杀人。莫不是邱登高为人不正,将老狗推去斩决不徇情。

邱凤姣:(西皮数板)亦非是我爹爹为人不正,一桩桩一件件邱刚所行。望侯爷施大恩(扎半句),望侯爷施大德笔下超生。

张定国(西皮摇板)女花童只哭得珠泪滚滚,一句话开活了老狗残生。念你女多行孝罪轻一等,将两家合一宅同住不分。

邱登高:蒙侯爷在公堂传下一令,将两家合一宅同住不分。
张定国:邱登高!我的父在你家靠你照应。周建!我的母在你家蒙你看承。只要你父子们学习孔圣,有本爵愿保你身受皇恩。你二家叫破口一家和顺。

周、邱二家:蒙侯爷施大德笔下超生。(孙月樵述录)

加微信号:xijucn-com (或扫描二维码)为好友,好礼送不停!免费送戏票,纪念品,戏曲MP3播放器,戏曲动漫卡通玩偶,戏曲T恤,戏曲鼠标垫,手机壳等!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。


汉剧新唱《汉江上传唱着汉调二黄》登上中央电视台CCTV
汉剧新唱《汉江上传
“广东汉剧进校园(梅州中学)”四功五法讲座——汉剧行当展示
“广东汉剧进校园(
常德汉剧高腔保护中心“戏曲进校园”启动仪式
常德汉剧高腔保护中
《风雨赵家楼》——新编大型汉调二黄现代戏观后感
《风雨赵家楼》——
《汉调二黄口述史》研讨会刘志杰发言稿
《汉调二黄口述史》
所有评论 关闭窗口↓ 打印本页 讨论本文 戏曲mp3下载 返回列表  
* 注册新用户 匿名评论 [所有评论]
评论内容:(不能超过250字,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。

最新评论: